b2b电子商务平台

广东:练江因污染变黑江被曝光 4官员上电视道歉
更新时间:2021-11-23

  QQ用户可直接登录有邻网“对无牌无证的企业,一家不留,全部关闭,谁也不准说情。”普宁市市委书记杜小洋一席话掷地有声。

  关停排污企业、相关官员及企业主上当地电视表态……新闻媒体曝光之后,在当地,一场铁腕治污的风暴刮起。4名行政官员上当地电视道歉事件,再次引来媒体的关注。

  当地官员比较坦然地面对电视曝光事件,同时希望对官员道歉“不要炒作”,给发展中的城市一个自我提高自我完善的机会

  治污风暴从5月22日刮起。这天下午,普宁市召开练江污染综合整治工作会议。市委、市政府五套班子悉数到会。会议的议题是针对媒体的曝光事件。有关官员表示,“要端正态度,诚恳接受批评”、“勇担历史责任”。

  是次会议上,市委书记杜小洋说了文章开头的那番狠话。他强调,“一定要关停无牌无证污染企业。对有牌有证的企业,要防止偷排漏排”。

  在当地电视台上曝光的决定,也是在是次会议上作出的。“组织各镇(街道)、市直部门负责人和43家重点污染企业业主在新闻媒体上就依法管理、守法经营、落实练江污染综合整治工作作表态”。

  媒体报道,普宁市下架山镇镇长、占陇镇镇长、流沙东街道办事主任、流沙北街道办主任4位行政官员,近日分别在当地电视台播出的节目中露脸,就本镇或街道存在印染企业偷排、漏排污染物情况,向市民公开道歉。

  根据普宁电视台提供的播出录像,记者并未发现类似“道歉”的字眼,而诸如“强烈谴责”、“深感痛心”、“铁的决心”、“铁的手腕”等词语成为4位官员的高频词汇。

  普宁市流沙东街道办事处主任陈维敏,因辖区两个印染厂偷排被查而上了电视。陈维敏坦承,“压力很大”。按照要求,6月10日前,要全部关停无牌无证的排污企业。

  据陈维敏介绍,以纺织内衣为龙头、印染企业集中的流沙东街道,清查出无牌无照排污企业46家、有牌有证排污企业9家。这些已经形成产业链条的小作坊式工厂,给关停工作带来了难度。

  困扰练江最核心的原因是缺乏水源,练江已经成为一个失去了水体自净能力的“死江”,成为潮汕平原腹地上的“黑带”

  普宁市环保系统的人士将困扰练江水污染最核心的原因,归结于缺乏水源。练江已经成为一个失去了水体自净能力的“死江”,成为潮汕平原腹地上的“黑带”。

  6月9日早晨10时许,本报记者在练江普宁境内流沙新河段上游看到,狭窄的江面波澜不惊,流水缓慢,水体呈黄色。当地人告诉记者,到了冬天,“江水就基本上不动了。”

  从石篱河堤突兀地伸出一个直径约为60厘米的排水管,水流不足水管的1/5。普宁市环保局副局长章少鹏称,目前,这是练江上游最为重要的一个“人工水源”———这个自来水厂处理的尾水,每天以3万到4万吨的流量向练江注水。否则,“水基本上就不动了”。

  记者溯江而上,来到练江上游的寒妈水库———练江上游最大的水库。水库的水位很低,仅掩盖住水库的库底。这座建造于上世纪50年代的水库,目前仍在发挥其功用———主要覆盖附近流沙镇的农田灌溉。

  在普宁境内,流域内上三坑、下三坑和汤坑等中型水库,因供应普宁市区和东部地区人民群众的生产、生活用水,流域内水源最终汇入练江干流的水量很有限,“水基本被两个库截留了。”

  白坑湖被当地官员寄予厚望。围湖造田之前,这里是练江的上游。据记载,白坑湖历史上湖面有4000多亩,到建国初期,这里的湖面积尚有2000亩,而在上世纪70年代,这个数字锐减到800亩。

  这是历史留给练江的记忆。在那场轰轰烈烈的围湖造田运动中,白坑湖不断被蚕食。

  目前,普宁市已经向省水利厅申报了1000多亩的水库工程项目。未来,这里将重新成为练江的“肾脏”,以调节补给、调节生态。